區塊鏈是分布式數據存儲、點對點傳輸、共識機制、加密算法等計算機技術的新型應用模式。所謂共識機制是區塊鏈系統中實現不同節點之間建立信任、獲取權益的數學算法

簡單來說,區塊鏈技術解決的是信任成本問題,它可以在成本最低的情況下讓信任更加可靠。區塊鏈的分布式體系將給大家帶來一個更自由、更透明、更公平的生活環境。不可否認,區塊鏈技術的發展無法估量。區塊鏈技術究竟何時才能成爲我們的“防狼神器”?成爲人們的焦點。

2018年是區塊鏈的元年。步入2018開始,區塊鏈項目呈現“井噴式”爆發,項目方拿著一份“高大上”的白皮書,面對世界侃侃而談,一個個市場痛點仿佛通過區塊鏈就能得到“拯救”。但事與願違,區塊鏈“統治”的還只是“小衆群體”,分布式的世界並沒有得到諾言般的實現,信任問題更是時刻充斥在大家的世界裏。

區塊鏈改變的將是人性的規則

 在生活中大家被不法分子坑騙早已見怪不怪,生活在這個高速運轉的社會,人們開闊視野的同時,騙子也在進步。

 即使是你常用的軟件,或是口碑爆棚的企業,哪怕是一家你經常光顧的餐廳,都有可能是潛伏在你身邊的“狼”。說不定哪天他們會推出一些霸王條款,用“流氓式”的服務攻破你的防線。區塊鏈技術在蓬勃發展的同時,總有一些試圖用區塊鏈非法謀利的人將區塊鏈的發展道路曲折。以至于大家對區塊鏈的印象變成只會吹牛的“大話精”。

 不知道大家是否了解一款通過淘寶而獲得知名度的軟件——閑魚。在閑魚上大家可以互相交換心儀的物品,也可以買到物美價廉的二手貨,和許多大衆喜歡的分類物品,因爲這些原因,閑魚逐漸受到粉絲的追捧。

 但就是這樣一款便利人們生活的應用,也讓不法分子看到了謀利的機會。很多人反應閑魚上騙子猖獗。我身邊曾有一個同事小羅,在閑魚上與一個賣家協議互換鞋子,一開始她也懷疑平台存在安全隱患,躊躇之後她選擇了自認爲安全的辦法,而結果卻是中了騙子的奸計。

 對方的各種信息通過僞造讓用戶達到交易目的,不法者用花言巧語讓用戶從中以爲自己占了便宜,最後卻兩手空空。令人咋舌的是不法者用猖狂的態度與受害者對話,聲稱自己得不到法律的制裁,讓人無奈。

 任何騙術的前提都是利用人的貪欲、讓你覺得有利可圖。沒有一家渴望成功的公司和企業想成爲騙子制造工廠,他們的初衷都是想解決當下社會存在的問題,便利人們的生活,但中心化的體系讓安全存在問題,人性的改變才是惡的開始,我們被利益衝昏了頭腦,開始變得不再考慮用戶體驗,而是考慮怎樣賺錢,這就是小型公司走向衰落的主要原因。

 把一切變得透明,人人得以監督。將人性的改變扼殺在搖籃裏,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所在。區塊鏈技術能夠將現有中心化的體系變得更加公開透明、將權利歸還給用戶,如果有人不遵守遊戲規則,那麽他將無法得到獎勵,被踢出局。

傾家蕩産只在一夜之間

 近期大家非常信賴的自如和蛋殼也是黑料不斷。原我愛我家副總裁胡景晖炮轟自如、蛋殼等長租公寓運營商以高出市場價20%-40%的價格爭搶房源的言論引爆網絡。他的一句話引人深思:“我說了長租公寓爆倉,一定比P2P暴雷更厲害,這個一點也沒錯。” 

中介空手套白狼,尤其是在大城市,很多初出茅廬的大學生和生活壓力大的一些年輕人,他們被中介忽悠押零付一,信用租房。最後卻變成了與某一機構的分期貸。

 假如租客用自己的信用貸款一年,一月還款一次(加服務費),而租客一年的房租貸款費用都被中介攥在了手中,中介與房東三個月結算一次,那麽中介的手中會有租客剩下九個月的房租費用。自如和蛋殼的租戶規模非常龐大。那麽他們手中就會有一大筆資金,用來繼續發展新房東,用租客的貸款資金用于自身發展其實就是換一種模式的P2P,而且所有資金,用于自融,一旦資金鏈斷裂,則瞬間歸零,崩盤。

 崩盤就代表著中介沒錢給租客續租,房子被房東收回,但租客還要繼續還貸,並因爲自己合同沒到期不願搬離的混亂情況。

 自如和蛋殼等的長期貸款租客只能祈禱自如和蛋殼不崩盤,否則會給本來就資金困難的貸款租客帶來無法承受的打擊。如若把區塊鏈運用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,全世界的幸福指數大概會提高一大截吧。

 越來越多的信任問題充斥在大家的身邊,看不出來也發現不了,每個人只能小心翼翼地生活,然後“正兒八經”的被騙。

 區塊鏈給了我們敞開生活的希望,但也讓我們在一天天等待中煎熬,也許垃圾項目的出現與沒落才是一個行業發展的必經之路,但那些真正投身于區塊鏈技術,真正著手于項目落地的大佬一定要加快腳步,還世界一個透明與公正。

 區塊鏈何時才能變成大家的防“狼”神器?只能用投資人,項目方和區塊鏈站台大佬的良心回答。